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首页  > 智库发展 > 智库报告
 
构建宜居宜业宜创“通州新空间”打造城兴产旺互融“城市副中心”  
2017年04月10日
     

内容摘要:

  ●大量本市职住分离人口“钟摆式”往返于中心城区。

  ●燕郊镇每天通勤往返于中心城区的就业人口高达30万。

  ●八通线日均客流量25.8万人次,位居远郊区县地铁之首。

 

  目前北京正加快“城市副中心”建设,通州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的引领作用日益凸显,但受北京以往“城市单中心”发展模式影响,尚未解决“卧城”、“有城无业”和“职住分离”顽疾。本文通过定量解析通州发展困境成因,并借鉴国外大都市“城市副中心”建设经验,提出构建和谐可获型“宜居空间”、协调优质型“宜业空间”与高端有序型“宜创空间”的宜居宜业宜创三位一体式“通州新空间”,促进“城市副中心”城兴产旺互融发展,增强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促进实效。

  一、通州发展困境的外在特征分析

  一是大量本市职住分离人口“钟摆式”往返于中心城区。通过模型分析可知,通州区常住人口增加与城镇住宅用地呈高度相关,却与提供就业岗位的工业产业用地无显著关系,反应出在北京城市空间范围内存在“产城错位”现象,即常住人口就职于中心城区但居住高度集中于通州“卧城”,与中心城区故而产生了“钟摆式”通勤现象。据相关研究,通州区目前就业--居住偏离度指数为0.48,远低于中心城区及其他新城区水平(东城区2.04、西城区2.08、顺义区1.34),表明通州区为典型居住集聚区、缺乏相应就业功能。

  二是大量周边卧城通勤人口过境通州往返于中心城区。通州区紧邻天津武清区与河北廊坊“北三县”,作为连接北京市中心城区的必经之地,周边燕郊、香河等“卧城”迅速发展所带来的过境通勤压力与日俱增。据报道,仅燕郊镇每天通勤往返于中心城区的就业人口就高达30万之多。由于自身产业发展滞后,导致通州区对此部分就业人口的吸引能力较弱,大量过境人口反而造成巨大交通压力。

  三是综合交通体系及其功能层级不完备加剧了通勤压力。首先,通州区与中心城区的综合交通体系尚未建立,过度依赖轨道交通或私家车的单模式通勤,直接导致了轨道交通过载与道路交通拥堵现象并存,如八通线日均客流量25.8万人次,位居远郊区县地铁之首,而京通高速早晚高峰常处于严重拥堵级别并随时成为踩踏或暴恐事件引爆点。其次,通州区内部交通接驳系统远未完善,轨道交通站点与主要居住区之间仍存在“最后一公里”出行难等问题。

  二、产业结构、要素投入不合理是通州发展困境主要原因

  一是产业结构不尽合理,通州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从规模结构来看,通州区产业发展的内生新动能不足,难以形成对就业人口的有效集聚。主要表现为:一是实体经济体量较小、产业体系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对通州区经济增长贡献率(影响系数4.42)远大于工业(影响系数0.31),导致可提供的研发设计、咨询类等高等级就业岗位较少。二是产业结构有待提升,对提质增效、吸纳就业有显著效应的“高精尖”产业发展动力不足。以通讯设备与计算机、汽车制造等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比例偏低(约占34%),而占地面积大、附加值低的低端制造业占比过大(约占66%)。

  二是创新发展要素投入不足,通州发展的外生禀赋不强。通州产业发展创新要素投入不足,难以提供产城融合发展的外在禀赋条件。如科教用地对经济发展系数为负且显著性不好,说明科教机构建设滞后,难以为高端产业发展提供人才与技术储备支撑;公共设施用地与经济发展虽呈显著相关,但其又主要与工业用地呈高度相关,说明缺乏医疗、教育等以人为本的生活性配套设施,难以吸引高端创新型产业人才。

  三是产业要素空间配置失衡,通州发展的管治机制失效。通州区高速公路、轨道交通沿线房地产用地比例过大,而一些本应集聚高端人才、持续产出高附加值、对可达性要求较高的产业用地区位条件相对较差,表明以土地资源为代表的产业发展要素空间配置失衡。如高等级交通沿线1000米以内土地空间由房地产业绝对主导,严重的“排他性”造成生产成本提高与生活便利程度下降,交通引导等管治机制的失效不利于“产城融合”发展。

  三、构建宜居宜业宜创“通州新空间”、促进“城市副中心”城兴产旺互融发展

  一要大力发展创新创业型产业,精心布局高端有序型“宜创空间”。一方面,结合首都“高精尖”产业体系构建与《<中国制造2025>北京行动纲要》,通过设立产业发展基金与吸引风险投资,大力发展众创空间、产业加速器等创新载体建设,吸引科研院所及高校在副中心布局高精尖创新中心,培育“双创”活力并引导优质市属企业在通州布局,伴随北京政务中心东迁通州,打造一流服务环境,着力吸引高端企业总部入住核心区,着重发展科技服务、高端商务、咨询策划等生产性服务业,以及人工智能、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高精尖”产业的研发设计、服务型制造等高端环节,打造若干高端产业创新示范区与集聚区;另一方面,前瞻性布局区域创新体系,促进产业链上下游在周边津冀地区优化布局,巩固加强副中心作为区域性产业发展高地的地位,并加强对周边地区就业吸纳能力,带动津冀纵深地区发展,形成首都地区产业转移的战略空间支撑。

  二要建设服务双创产业的配套体系,精细布局协调优质型“宜业空间”。从增强公共服务配套、优化产业发展要素环境等供给端出发,有效引导中心城区教育、医疗、文化、体育等优质公共资源在副中心布局,并以智慧城市发展理念统筹立体交通体系、综合廊道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对高端产业发展配套能力。加强副中心与周边津冀地区的交通联系,增强其产业辐射带动能力,形成产业链发展的空间协调配套;强化土地资源为代表的产业发展要素绩效管理与空间用途管控,精细化管理产业用地并制定“负面清单”,由“总量管制”向“项目把控”延伸,迫使不符合“高精尖”产业定位的项目在土地利用环节被淘汰;加大对“高精尖”产业用地的需求供给与空间布局优化,对符合《<中国制造2025>北京行动纲要》定位双创型项目,在副中心核心区及轨道交通沿线空间范围内优先供地。

  三要引进培育高智产业人才队伍,精致布局和谐可获型“宜居空间”。一方面要按照北京市新增产业禁止及限制目录,制定北京“城市副中心”低端产业退出实施计划,有序疏导低端产业人口外流;另一方面要以“积分落户”等试点政策吸引高端人才落户通州,以创新型人才集聚带动高端产业发展。同时要高标准、因地制宜地为高端产业人才提供宜居空间:在轨道交通、高等级公路等交通可达性较好地段为众创空间等创新型载体预留发展空间,在周边规划布局高端医疗、教育、绿色开敞空间等综合公共服务设施,并为新引进人才提供一定数量高品质公寓作为过渡性住房,建设和谐宜居示范区。

 

课题组主要成员:

  智库青年项目首批入选者:邓羽、王昊、徐姗、周璞

  责任编辑:尚少鹏 联系电话:6857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