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首页  > 地方科协 > 上海
 
上海市科协第15届学术年会暨第12届上海工程师论坛开幕  
2017年09月28日
     

9月27日,上海市科协第15届学术年会暨第12届上海工程师论坛在上海科学会堂开幕。这是一年一度的上海科技界规模最大的多学科、综合性、开放性的学术交流活动。

中国科学院院士、市科协主席陈凯先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分别为2017年新升级的上海市太阳能学会等6家星级学会和获得“第三届上海市先进社会组织”荣誉称号的上海市标准化协会等6家学会颁发证书和奖牌,为上海市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盟成立揭牌,授予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研究所首任所长、弗兰克·维尔切克教授上海市科协“荣誉委员”称号。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市科协副主席高小玫主持开幕式。500多名科技工作者代表参加了开幕式。

“李政道研究所将设立好奇心驱动的量子研究中心”

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弗兰克·维尔切克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赵国屏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高文等分别围绕量子力学、生命科学和人工智能等当前热点科学研究领域作特邀报告。

弗兰克·维尔切克教授告诉大家,目前依托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李政道研究所将在粒子科学、量子力学、宇宙写、量子计算、大脑物理学、神经网络等领域开展世界领先的研究。“我刚加入学界时,最感兴趣的是大脑物理学。当时为时过早,现在看来恰逢其时。当前神经网络领域比较优秀的研究者很多是物理学出身的。”他介绍到,李政道研究所在四川大山里钻了一条隧道,在隧道末端不受外界环境干扰的位置开展暗物质研究。研究所计划在2到3年后作为第一家机构进驻在上海浦东建成的张江科学城。研究所还将与上海交大合作,设立一个纯理论的量子研究中心,这是一个研究项目纯粹由好奇心驱动的中心。

“我国科研机构迫切需要开展数据积累活动”

当前生命科学已进入将工程、生命科学、医学结合起来的会聚时代。谈及这个时代绕不开的大数据,赵国屏院士特别强调了大数据中重要的一点——辨识数据“真态”的重要性。他举例说,人会说假话,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即使是医生,在记录病情的时候也未必是真实、客观、全面的。“上一次上海发现H7N9疫情时,那些看起来不像H7N9病毒感染者的人老说自己到市场上买过活鸡,而那些看起来像H7N9感染者的人却说自己没有去市场上买过活鸡。因为如果判断可能感染了H7N9,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由国家包,所以他只要自己有发烧、感冒的症状,就想说‘我是H7N9患者’,认为这样就不用付钱。反过来,有一些老太太、老先生很像真的感染者,但他们觉得如果自己真是的话,再说自己到市场上去过,家里、里弄里的人都会说‘这个人带着病毒回来了’,这样他们觉得会被别人看不起,就不愿意说真话了。”赵国屏院士感到,像这样人为作假的问题如果不解决,数据的真实性很容易大打折扣。


他介绍说,国际上已有总结,认为人类社会存在着三大类科学研究活动。一类是波尔象限研究(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数学研究很多是这样的研究。第二类是纯应用研究,比如爱迪生发明电灯泡。现在最多的是应用引起的基础研究,就是巴斯德象限研究:巴斯德研究红酒时,在红酒里面发现了酵母的生物发酵过程,看到了生命起源的规律,把科学的基础认识和应用实践结合得很好。如今,他想要强调的是第四种科学研究活动——数据积累活动。在他看来,通过复杂、重要的数据积累打通数据链,是我国科研机构当前迫切应该做的。

“城市大脑需要数字视网膜”

在智慧城市中,城市大脑是不可缺少的一个决策支持系统,它的目的是把来自传感器的不管是图像、视频或声音的数据全部汇总到城市的语音系统,最后由计算得出一个结果,去驱动对应的响应。这个过程中有许多人工智能的帮助。

高文院士认为,目前的城市大脑系统存在一定的问题:在这套系统的摄像头中,既有专门做存储用的,也有编码压缩摄像头,还有专门做人脸识别的、车牌识别的,以及一些卡口的摄像头。每一个摄像头只执行单一功能。作为一个城市大脑,它的“城市之眼”应该要克服存储难、检索难、识别难和功能多样化四大难题。现有的系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整个传感系统必须进化,也就是把单一功能的摄像头升级演化成多功能的摄像头,一个摄像头可以既管编码又管特征编码。这样,既能做存储同时也能做识别,从而为城市大脑的前端视觉或视网膜提供最完整的支持。据悉,这套数字视网膜系统现已开始在一些地方研发和布局。(陈怡 编辑:金哲亮)

上海市科协供稿

责任编辑:尹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