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科技人物
【致敬】毛主席亲笔写信勉励她“努力学习”,武汉大学校徽字样摘自毛主席来信,巾帼不让须眉,30年野外考察让根瘤菌研究结硕果
2017年09月04日


她生于革命烈士家庭,

两次受邀到毛主席家里做客,

在根瘤菌这条“既艰辛耗时又偏僻生冷”的研究道路上辛勤耕耘,

建立了目前世界菌株数量最大(12000余株)、

宿主种类最多的根瘤菌菌库,

要让这种看不见的微生物为人类做出大贡献。

她,就是我国著名的土壤微生物及细菌分类学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陈文新

 

1926年9月23日,

陈文新出生在湖南浏阳镇头镇炭坡。

其父陈昌(字章甫)曾参加北伐战争、南昌起义,

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湖南学运和工运的领导者之一,

也是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的同窗挚友。

 

1917年,陈昌与毛泽东同在湖南一师附小任教,

同住长沙青山祠,

一锅吃饭,亲如一家。

1920年,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婚事,

也由陈文新的母亲毛秉琴一手操持

 

不幸降临,1930年初,

陈昌同杨开慧一起惨遭反动派杀害。

从此,母亲毛秉琴一人艰苦求生,

抚养姐妹三人。

 

早早识得人间艰辛的陈文新

从小就学会上山拾柴火,下水捞鱼虾,

种菜、养猪、抬土、担粪,

样样农活都干过。

白天,她跟着在小学教书的大姐上学,

晚上则伴着妈妈的纺车、

借着微弱的灯光学习。

大姐的小学只有四年级,没有高小。

为了能继续读书,

大姐带着她跑遍了长沙、浏阳,

寻找可以免费借读的学校。

这样,从高小到初中五年的课程,

她只断断续续读了三年。

 

1942年,陈文新远赴武冈战时中学——

国立第十一中学求学。

1945年抗战胜利,

陈文新高中毕业回到家乡教了两年小学,

她把工资积攒起来,

于1948年考入武汉大学,

靠勤工俭学维持学习。

 

进入武汉大学,

陈文新选择了农学院的农业化学系,

第一堂课是著名植物生理学家

石声汉教授讲授的《植物生理学》。

石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株

有根、茎、叶和花的向日葵,

画得很漂亮,

给同学们仔细讲解植物的生理过程,

这让陈文新兴奋不已,

觉得上大学“真是件幸福的事情”!

 

在这所学术殿堂,

陈文新听过著名植物病毒学家高尚英讲授的

《普通微生物学》,

著名土壤微生物学家陈华癸讲授的

《土壤微生物学》,

这些专业课教师很多都从国外留学归来,

不论是教学方法还是内容的讲授,

都能让同学们大开眼界,

也能轻松地理解、吸收。

 

回忆那段如饥似渴的求学时光,

陈文新说,

“图书馆藏书丰富,环境幽静,

真是个进德修业的好地方。

我感到很新鲜,

每天学习很紧张,

但很有兴趣。”

 

1951年4月,陈文新为母亲代笔,

给毛主席写了封信,

在信中转达母亲的问候,

汇报了自己读书的情况。

5月初的一个早晨,

她收到毛主席的亲笔回信:

“希望你们姐妹们努力学习或工作,

继承你父亲的遗志,

为人民国家建设服务!”

珞珈山轰动了,

青年学子争相阅读,

武大还将信封上“武汉大学”四个毛体字用作校徽!

 

这年七一前夕,

在北京华北农科所(现中国农业科学院)实习的陈文新

受邀到毛主席家做客。

毛主席说,

你父亲为人民而牺牲,

要学习你父亲的精神,

还为她写下了“努力学习”四个字。

 

1954年,正在北京留苏研究生预备班学习的陈文新

再次被邀请到毛主席家做客。

这一次见面长达六小时,

他们聊了很久。

陈文新发现,

毛主席对农业、对土壤改良十分了解,

他甚至还谈到了

苜蓿、根瘤菌、固定空气中的氮等问题。

毛主席给陈文新上了根瘤菌的第一课,

他讲到了空气,

说豆科植物固氮是把空气中间的氮气变成肥料,

工业和农业都应该多利用空气。

 

这次谈话后不久,

陈文新便前往苏联,

进入季米里亚捷夫农学院学习土壤微生物学,

成为当时年轻的土壤微生物学家费德罗夫博士的

第一名中国研究生。

 

费德罗夫博士的研究方向是生物固氮,

其专著《普通微生物学》和实验课本后来翻译为中文,

成为我国大专院校教材。

费德罗夫导师给陈文新定的毕业论文课题是

《有芽孢和无芽孢的氨化细菌生理特性的比较研究》,

研究这两类菌不同的生理特性和

它们对分解蛋白质的功能差异。

经过3年的坚持研究,

通过大量的实验,

陈文新的论文顺利通过答辩,

获得副博士学位。

 

1959年,陈文新进入北京农业大学

从事教学和农业科研工作,

1973年,陈文新选择了“既艰辛耗时又偏僻生冷”的根瘤菌

作为研究方向。

 

根瘤菌是一类共生固氮细菌的总称,

这类细菌在许多豆科植物的根或茎上形成根瘤

并固定空气中的氮气供植物营养,

这种高效、节能、环保的微生物

能够为农田生态系统提供其所需的80%的氮,

并在极大程度上改良土壤结构。

自从19世纪发现根瘤菌的固氮作用以来,

人类对它已进行了一百多年的研究,

但人们对这类资源依然没有完全认识和了解。

 

为此,陈文新带领学生并组织同行100多人,

开展豆科植物根瘤情况的调查和采集工作。

30多年来,

陈文新科研团队对32个省、700个县市、

不同生态条件下的

各种豆科植物结瘤情况进行挖掘调查,

采集植物根瘤标本一万多份,

其中300多种植物结瘤情况未见记载;

分离、纯化并回接原寄主结瘤确认后,

入库保藏根瘤菌12000株;

通过对7000株菌的100多项表型性状分析,

发现了一批

耐酸、耐碱、耐盐、耐高温或低温下生长的抗逆性强的

珍贵根瘤菌种质资源。

 

在全国根瘤菌调查的基础上,

陈文新建立了国际上最大的

根瘤菌资源库和数据库,

菌株数量和所属寄主植物种类居世界首位

(此前国际公认最大的美国USDA菌库存量为4016株)。

与此同时,

她还率先在我国建立

具世界先进水平的细菌分子分类实验室,

确立了一套科学的根瘤菌分类、

鉴定技术方法及数据处理程序。

 

1988年,经过八年枯燥、繁琐的重复性实验,

陈文新发现了第一个新属——

当时世界已知的第四个根瘤菌属“中华根瘤菌”,

这是第一个由中国学者发现并命名的根瘤菌属。

陈文新率领课题组

在对2000株根瘤菌进行多相分类研究后,

又相继描述并发表了另一个新属——

“中慢生根瘤菌”和15个新种,

占1984年以来国际上所发表根瘤菌属的1/2、种的1/3。

1998年,她受邀撰写有“细菌学圣经”之称的

《伯杰系统细菌学手册》的根瘤菌部分内容。

 

2001年,陈文新主持的

“中国豆科植物根瘤菌资源多样性、分类和系统发育”课题

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2009年,她被授予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三农模范人物”。

 

陈文新常说,

认定有意义的事情就要坚持做下去,

不怕困难,不怕麻烦;

搞科学研究要耐得住寂寞,

不赶时髦,不受干扰;

还以平和心态对待“得失”,

受得起赞誉,

更要经得起失败,坚持不懈。

正是在这种思想境界和远大抱负的驱动下,

年岁益高的陈文新一刻也没有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

本文改编自《中国科学报》印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