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科技人物
书香世家子弟投身新四军,毅然放弃跟周恩来前往解放区避险,亲历中原突围,成为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学的植物体细胞遗传学家
2017年08月22日


他的一生可谓波澜壮阔,灿烂辉煌。

生于诗书世家,

从小受进步思想熏陶,

青少年投身革命,

后参加新四军,

经历了枪林弹雨、出生入死的战斗洗礼。

步入科学殿堂后,

他学术思想活跃,科学态度严谨,

锐意进取,持之以恒,

呕心沥血五十年,

为祖国的科研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被誉为又红又专的科学家,

他,

就是我国著名的植物体细胞遗传学家、

中科院遗传发育所首任所长

胡含

 

胡含,原名胡笃融,

1924年4月3日出生在

北京宣武区烂漫胡同湖南会馆内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其父胡彦博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

归国后在国民政府的财政部任职;

叔祖父胡元倓是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

长沙明德学堂的创办人。

胡含四位兄弟姐妹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

 

1935年,在清华大学读书的哥哥胡笃谅(胡亮)

参加了“一二·九”抗日救国学生运动,

二姐胡永萱(胡南)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南京学生救国联合会”。

在二姐的引导下,

胡含受到革命新思潮的启蒙,

也谈论起国家前途命运,

他认识到共产党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

因此逐渐产生了投身革命的愿望。

 

1945年,响应党的号召,

胡含冒着风险徒步千里,

奔赴鄂豫皖边区参加了新四军。

1946年,他在民主建国大学再次申请重新入党。

二姐胡南了解到中原形势凶险,

托中共代表周恩来

趁到宣化店与美蒋代表视察调停时将胡含携带出来,

但胡含毅然放弃机会,

亲历了惨烈的中原突围。

建国后,

胡含一家人离散多年终于在北京重聚,

可惜二姐胡南于1949年11月27日在重庆“渣滓洞”英勇牺牲。

每每想到这些,

胡含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他的成长都缘于二姐的教导和关怀。

 

1951年7月,中国科学院正式组建成立了遗传选种实验馆,

胡含被聘为助理研究员,

并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党支部委员,

是筹建创始人之一。

 

1955年,胡含被选拔为留学苏联的研究生,

经两度转学

最终来到列宁格勒大学遗传选种教研室,

攻读植物细胞遗传学专业,

开展植物胚胎发育与细胞遗传学研究。

他的学位论文

《小麦、黑麦及其杂种受精过程中细胞胚胎学及细胞化学研究》

在苏联的《细胞学》期刊上发表。

 

1960年初,胡含回国后,

到遗传研究所(现中科院遗传发育所)工作,

组建了自己的植物细胞遗传研究组,

以研究植物胚胎学为主。

1970年初,遗传所科技人员

从国外的一条“曼陀罗花药培养获得再生植株”简讯中获得灵感,

提出要建立一个育种新方法。

胡含对此极力支持,

并身体力行地参与了科研团队的探索研究工作。

他们成功诱导出了水稻花粉植株,

又通过对离体培养的方法和条件进行优化改良,

于1971年率先在世界上首次获得小麦花粉单倍体再生植株。

 

1972年,内部刊物《遗传学通讯》

首次报道了培养小麦花粉植株成功的消息,

一经发表就引起许多科研人员的关注,

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闻讯赶来,

跟踪拍摄了小麦花药诱导培养并获得再生植株的全过程,

剪辑编排成《花粉育珠》的纪录片在全国播映,

全国各地纷纷派人来学习取经,

花药培养技术很快就在全国推广普及。

 

在此基础上,胡含和团队再接再厉,

设计了离体花粉诱导培养的实验新程序,

并进行了系统的细胞遗传学观察分析。

这篇欧阳俊闻、胡含、庄家骏、曾君祉署名的论文

《小麦花粉植株的诱导及其后代的观察》

在1973年复刊的《中国科学》第一期英文版上发表,

立刻获得国际上的高度关注,

索取论文抽印本的明信片纷至沓来,

破例加印的数百份抽印本也很快就被索取一空。

 

花粉植株培育的成功,

提高了我国的科技地位,

国外纷纷邀请中国科学院派代表团访问。

为此,以胡含为团长的中国科学代表团

于1973年、1974年两度访问欧洲,

进行学术交流与科技合作洽商。

1978年,中国科学院主办了

中国-澳大利亚植物细胞培养技术学术讨论会,

有来自9个国家的16 位植物组织培养领域的著名学者与会,

在国际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

巩固了我国在植物体细胞遗传和花粉单倍体育种领域的国际领先地位。

 

在其后的探索研究中,

胡含发现了小麦花粉植株变异的普遍性规律,

阐明了变异的细胞遗传学机制,

提出并论证了配子类型在花粉植株中充分表达的理论,

建立了高效的花粉小麦染色体工程新体系。

 

1977年,经国务院任命,

胡含担任了遗传研究所第一任所长,

成为生物学部各研究所中最年轻的所长。

任所长期间,

胡含并没有安于享受获得的荣耀,

他每天坚持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家、单位和农田之中,

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我是遗传所的老人,要为遗传所负责”,

正是他这种孜孜不倦和无私奉献的精神,

创造着一项又一项的荣誉和贡献。

 

1995年10月离休后,

胡含仍应邀在许多科研单位担任学术委员会委员、学术顾问,

参与课题研究工作和研究生指导工作,

他对新知识和新技术往往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体现出他一生对科学研究的追求精神。

 

胡含还关心科普事业。

1999年,他与魏荣瑄研究员合著了科普丛书

《科学家爷爷谈科学》中的一册

《种瓜得瓜的秘密——著名科学家谈遗传学》,

系统地介绍了遗传学科的基本概况,

经中国图书奖评委会评定,

获第12届中国图书奖。

 

在潜心研究植物遗传学的50余年中,

胡含取得了一系列原创性的科研成果,

在国内外发表180余篇学术论文和多部论著;

先后获全国科学大会重大成果奖、

全国科学大会先进集体奖、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二等奖、

山东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和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等。

他曾主持“七五”、“八五”国家科技攻关“细胞工程育种”专题,

荣获二委一部特别奖,

并于2001年获得“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

胡含的研究成果,

对我国植物单倍体遗传学研究和遗传育种的发展

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对于确立和保持我国长期在该研究领域的国际领先地位功不可没。

 

2016年3月15日6时19分,

胡含在北大医院与世长辞,

享年92岁。

本文根据《中国科学报》印刻和网络公开资料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