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学会实践
【科协改革一年来】这个学会10多年前主动脱离挂靠单位,跑出学会深化改革的“最先一公里”,还呼吁政府退出奖励评审!
2017年09月13日


【编者按】近年来,中国计算机学会以时不我待的精神,跑出学会深化改革的“最先一公里”,不仅实现了学会的自主发展,还在完善内部治理结构、提升社会服务职能等方面初见成效,为学会深化改革提供了许多实践经验。日前,“科协改革进行时”记者走进该学会采访,为您全面解析它的改革发展之路。

 

2006年11月,中国计算机学会与原挂靠单位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正式脱离,完全自主经营、自主发展。在中国科协下属的各个全国学会中,中国计算机学会率先走上了改革发展之路,学会秘书长杜子德也因此被称为敢“吃螃蟹”的人。

“传统上来说,学会都有挂靠单位,可以得到一部分支持,而我们学会主动要求分离出来,这在10多年前还是很破天荒的事情。”采访中,杜子德自豪地告诉记者,正是这一举措使学会实现了社会化、职业化。

10年前主动“脱钩”

今年62岁的杜子德,从2004年开始就担任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亲历了学会“脱钩”的风风雨雨。“‘脱钩’之前,挂靠单位每年会给学会各种支持合计有20多万元,但学会也付出了代价:常务理事长和秘书长都来自挂靠单位,重要岗位无法对外招聘;因为空间和人员所限,很多业务也不能去拓展……这样怎么能发展得起来呢?”对此,杜子德毫不讳言,“我们认为学会这种‘寄人篱下’的模式是不正常的,应该要‘民主开放办会’,所以当时的理事长李国杰和我都非常迫切地想要‘脱钩’。”

2006年,中国计算机学会终于等来了这样一个时机。恰逢时任中国科协学会部部长沈爱民提出,看谁愿意脱离挂靠,可以先做个试点。于是借着这股东风,中国计算机学会和中国营养学会顺利完成了“脱钩”。


“深化学会改革的关键是中国科协的推动!现在有些学会和挂靠单位也希望‘脱钩’,但需要中国科协提供明确的政策支持,像我们当年就是因为赶上了试点的好时机,要不然我们也不敢主动‘脱钩’。”杜子德认为,至于有些不敢脱钩、不愿意脱钩的学会,“就像被父母惯坏了的孩子,如果你不让他到市场上去找吃的,他永远长不大,你永远得养活他”。

去年年底,中国计算机学会撤掉了两个规模小、发展不好的专业委员会,杜子德相信这种思路同样适用于学会改革:“从中国科协来讲要敢下刀子,应该是一边从政策上‘逼’它自谋出路,一边投入部分资金‘助’它走向市场化,我们作为‘过来人’的经验还可以拿出来分享。每年十几个学会分批次推进,差的可以解散重来,相信几年以后情况就会大不一样。我们学会现有34个专委会就是不断推陈出新的结果。”

采访中,杜子德向记者总结了自己的改革心得:“学会改革有三个重点内容,第一是逐步完成‘脱钩’,实现无挂靠;第二是扩大会员规模,有的学会几乎就没有(个人)会员;第三是进行公开选举,实现会员治理。这些内容其实环环相扣,如果你连会员都没有还怎么进行选举?又如何实现有效治理,对社会作出贡献呢?”

差额选举理事长

2004年以前,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理事长(会长)和理事选举,和国内大部分学会一样,形式主义成分过多。“那时的理事候选人,不是院士就是科研院所的院长、所长、系主任,因为是等额选举,所以无一人会落选。”杜子德说。

现在,除了秘书长和秘书处工作人员实行聘用制,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理事长、副理事长、理事和常务理事、监事都采取差额选举,符合条件的会员都可以报名。为了保证候选人的质和量的问题,学会还专门设立了提名委员会。在2015年理事长换届选举中,3个候选人上台公开竞选,阐述自己的理念,然后接受近400名会员代表的投票,公开点票,当场出结果。当选后,理事长任期只有4年,不得连任。

“会员代表大会上,我们还会单独选出4名监事组成监事会,这在其他学会是没有的。”杜子德介绍说,监事会专门负责监督,如果发现理事长半年不在国内从事学会工作可进行弹劾,理事两次不参会将被开除。此外,监事会还对决策过程进行监督,例如理事会开会时,负责清点到会人员是否达到2/3。


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

“我们花了很多力气在组织架构建设上,但简单来说就是让监事会独立监督理事长,理事长、理事会监督秘书长,秘书长也督促监事会,从而形成良好的治理结构,不会出现不运转的情况,也不会出现腐败。”据他介绍,2016年1月新一届理事会上任之初,还进一步明确了正副理事长、常务理事、理事的职责,并建立了常务理事联系专委会制度。如今,33名常务理事每人选择联系一个专委会,参加其相关活动,然后将基本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及时反映给学会。

“‘脱钩’前学会只有4个工作人员,活动和收入也很少,到现在拥有35个工作人员,每年自主创收4000多万,从这里不仅可以看出学会的发展速度,还足以证明我们当初的选择是对的!”杜子德说。

积极发声引热议

今年5月22日,中国计算机学会全额资助的第七批吕梁优秀教师共20人到北京,参加为期一周的观摩学习与交流活动。9月7日,学会招募20余名志愿者组成吕梁教育扶贫团,奔赴山西省吕梁市兴县、岚县进行调研、支教活动。

这是中国计算机学会开启吕梁教育扶贫项目以来的第17个年头,也是学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增强社会服务能力的一个生动缩影。


8月19日,2017年(第八届)CCF优博论坛(年会)在长沙举行,43位CCF优博参加本届论坛。据悉,自2006年起,中国计算机学会每年从国内高校计算机学科博士毕业生中评选不超过10名“CCF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

据了解,该学会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坚持以强化学会专业服务能力为主线,不仅注重学术交流、学术评价等学术能力的建设,以及会员发展和服务、办事机构职业化等基础保障能力的建设,还将改革目光聚焦在了服务创新发展、科学决策等社会服务能力的建设上。

2015年1月21日,中国计算机学会上书国务院,建议政府有关部门退出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和科技进步奖等国家科技奖项的评审工作,同时将建议抄送中国科协、科技部和教育部,在网络上引发热议。2016年6月,建议教育部学科评估应取消排名,引起教育部学科评估中心的重视,上门与学会进行沟通。

“一个错误的公共政策对整个行业和社会伤害很大,针对这些与专业相关的议题发声,是学会的社会责任!”杜子德介绍说,学会目前设有11个工作委员会,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要数公共政策委员会,围绕重要议题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以期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地发展。

如今,在杜子德的工作规划中,他对于学会未来的发展又有了一系列新的设想:在长三角地区建设我国首家计算机博物馆,打造计算技术学术交流中心;会员人数从现有4万增加到10万,让学会在专业领域有足够的影响力;推动建立亚太地区计算机学会联盟,走向国际化……(温远灏)


【学会简介】中国计算机学会(CCF)成立于1962年,是由从事计算机及相关技术领域的科研、教育、开发、生产、应用和服务的个人自愿结成、依法登记成立的全国性非营利学术团体,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成员。现有个人会员4万名。

中国计算机学会下设11个工作委员会,有分布在不同计算机学术领域的专业委员会34个,编辑出版的刊物有《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学术性月刊),与其他单位合作编辑出版的会刊13种。